[禅悟人生]越忙的人时间越多

  佛光禅师门下弟子大智,出外参学二十年后归来,在法堂里向佛光禅师述说此次在外参学的种种见闻。

  佛光禅师总以慰勉的笑容倾听着。

  最后大智问道:“老师!这二十年来,您老一个人还好?”

  佛光禅师道:“很好!很好!讲学、说法、著作、写经,每天在法海里泛游,世上没有比这更欣悦的生活了,每天,我都忙得好快乐。”

  大智关心地说道:“老师!应该多一些时间休息!”

  夜深了,佛光禅师对大智说道:“你休息吧!有话我们以后慢慢谈。”

  清晨在睡梦中,大智隐隐听到佛光禅师禅房中,已经传出阵阵诵经的木鱼声;白天佛光禅师总不厌其烦地对一批批来礼佛的信众讲说佛法;回禅堂后不是批阅弟子的心得报告,便是拟定信徒的教材,每天总有忙不完的事。

  好不容易看到佛光禅师刚与信徒谈话告一段落。大智争取这一空档,抢着问佛光禅师道:“老师!分别这二十年来,您每天的生活仍然这么忙碌,但怎么不觉得您老了呢?”

  佛光禅师道:“我没有时间觉得老呀!”

时间: 03-08

[禅悟人生]越忙的人时间越多的相关文章

[禅悟人生]清心寡欲, 才是人的真实写照

有一位禁欲苦行的修道者,准备离开他所住的村庄,到无人居住的山中去隐居修行,他只带了一块布当作衣服,就一个人到山中居住了.后来他想到当他要洗衣服的时候,他需要另外一块布来替换,于是他就下山到村庄中,向村民们乞讨一块布当作衣服,村民们都知道他是虔诚的修道者,于是毫不考虑地就给了他一块布,当作换洗用的衣服.     当这位修道者回到山中之后,他发觉在他居住的茅屋里面有一只老鼠,常常会在他专心打坐的时候来咬他那件准备换洗的衣服,他早就发誓一生遵守不杀生的戒律,因此他不愿意去伤害那只老鼠,但是他又没有办法

[禅悟人生]目录

[禅悟人生]自卑裹足不前, 就无法成就自己 [禅悟人生]有自知之明, 在深浅之间权衡做人 [禅悟人生]认识自己才能了解外部世界

[禅悟人生]有自知之明, 在深浅之间权衡做人

在一座深山中藏着一座千年古刹,有一位高僧隐居在此.听到他的名声,人们都千里迢迢来寻找他,有的人想向大师求解人生迷津,有的人想向大师学一些武功秘籍. 他们到达深山的时候,发现大师正从山谷里挑水.他挑得不多,两只木桶里的水都没有装满. 按他们的想象,大师应该能够挑很大的桶,而且挑得满满的. 他们不解地问:“大师,这是什么道理?” 大师说:“挑水之道并不在于挑多,而在于挑得够用.一味贪多,适得其反.”众人越发不解.大师从他们中拉了一个人,让他重新从山谷里打了两满桶水.那人挑得非常吃力,摇摇晃晃,没走几

[禅悟人生]欲晓声而操千曲, 欲识器而观千剑

唐代的智闲和尚曾经拜灵佑禅师为师,有一次,灵佑问智闲:“你还在娘胎里的时候,在做什么事情呢?” “还在娘胎里的时候,能做什么事情呢?”他冥思苦想,无言以对.于是说:“弟子愚钝,请师父赐教!” 智闲笑着说:“我不能说,我想听的是你的见解.” 智闲只好回去,翻箱倒柜查阅经典,但是没有一本书可以解答他的疑惑.他这才感悟道:“本来以为饱读诗书就可以体悟佛法,参透人生的哲理,原来这都是一场空啊!” 灰心之余,智闲一把火将佛籍经典全部烧掉了,并发誓说:“从今以后再也不学佛法了,省得浪费力气!” 于是他去向灵

[禅悟人生]每个人都可以获得自己的精彩

佛陀在世时,出家人修行的团体叫做“六和僧团”.为的是让团体组织化,大家都按照各项职务井然有序地办事. 驼标比丘是僧团的一员,他的职务是负责接待来自远方的客僧.驼标比丘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,他心思缜密,善良柔和.客僧们住的房间被他打扫得一尘不染,生活用具也一应俱全. 每天晚上,驼标比丘都会提着灯笼站在精舍的门口等待客僧们的到来,并且亲自带他们到住宿的地方打点好一切才离开.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驼标比丘提着灯笼从少年慢慢变老,他的身影在灯火的照映下一晃过了三十年. 不过,这个时候的驼标比丘再也不

[禅悟人生]有一种禅心叫认真

白龙马随唐僧西天取经归来,名动天下,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名马”.驴迫不及待询问成功秘诀,白龙马说:“努力工作!”驴却委屈得嚎啕大哭:“为什么自己这样努力工作却一无所获?“ 白龙马说:“我去取经时你也没闲着,甚至比我还忙还累.我走一步,你也走一步,只不过我目标明确,十万八千里我走了个来回,而你却在磨房绕着圈原地踏步.” 驴马一听,愕然. 有一天,奕尚禅师从禅房中出来就听到阵阵悠扬的钟声,禅师立刻被那种与众不同的钟声吸引了,他仔细聆听,神态极其专注.钟声停了以后,他向侍者询问道:“今天早上敲钟的人是谁?

[禅悟人生]疑问是成长的标志

有一个小和尚心中有疑问,始终找不到答案,于是决定去问老和尚. 小和尚说:“师父,咱们僧人皈依佛门,四大皆空,讲究一种虚静.那么,我们来世上一遭,究竟为了什么?究竟还有什么属于我们呢?” “为了自己的心啊.”老和尚开导小和尚说,“属于我们的太多太多 了,自由的身心.超脱的意念,以及蓝天白云.这山那水.”老和尚看小 和尚一脸困惑的样子,又补充说,“当一个人四大皆空,什么都没有时, 这世间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.见山是山.见水是水.梦游四海.思度五岳 ,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企及的呢?” 小和尚就说:“那尘世

[禅悟人生]不自律的品性如堕落的瓷瓶

这天,刚刚做完日常佛事,僧侣们正要走出禅房时,方丈守心法师扬手碰落了供台上的一个瓷瓶,瓷瓶当即摔了个粉碎.  众弟子一下愣在那里,不知方丈的这一举动是有意为之,还是无意所致.守心法师见学僧都以探询的眼光看着自己,便语气凝重地说:“一抔泥土,不知经历了多少工序,经过多长时间的煅烧,才超脱成珍贵的瓷瓶,被我们摆上了神圣的供桌,成为一件高贵圣洁的法器.如果保存好了,千百年都不会损坏,可以万世流传.可是,扬手之间它就坠落于地,一文不值了.同理,一个人尤其是敛德修行的僧人,取得了法号,悟出个境界,不是件易

[禅悟人生]先学做人, 再学做佛

良宽禅师终生修行修禅,从来没有懈怠过一天,他的品行远近闻名,人人敬佩. 但他年老的时候,家乡传来一则消息,说禅师的外甥不务正业,吃喝嫖赌,五毒俱全,快要倾家荡产了,而且经常危害乡里,家乡父老都希望这位禅师舅舅能大发慈悲,救救外甥,劝他回头,重新做人. 良宽禅师听到消息后大感惊讶,他虽然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个外甥,但却知道这个外甥自幼苦读,学识颇深,不知缘何却没有在书本中学到些许人的道理. 禅师不辞辛劳,立即往家乡赶.他风雨兼程,走了半个月的时间,终于回到了家乡.这位外甥久闻舅舅的大名,心想以后可以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