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赛场上的四分卫 第三节

本书导言翻译

本章第二节

1982年,一位名叫Elliot的病人走进了神经科学家Antonio Damasio的办公室。几个月之前,一个小的肿瘤在它的大脑中被切除,切除点与大脑额叶非常靠近。在手术之前,Elliot是一位模范丈夫与父亲·。在当地一家大公司中承担重要职责,并在教堂中作活动组织的责任人。但是这场手术改变了一切,尽管IQ值测试结果与术前无异,他现在却表现了一种精神缺陷:丧失了做决定的能力。

这种功能障碍导致他无法正常生活。往常只需要10分钟的正常任务现在需要数小时才能完成。他不断的在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上反复思考,比如:到底是用什么颜色的笔,到底听哪一个电台,到底把车停在哪里,到底什么时候吃午饭,等等等。。。。但是,这些思考都没有结果:思考了很久也无法做出决定。

没过多久,Elliot被解雇了。他又开始了很多其它工作的尝试,但是都失败了。他被骗子玩弄而引发破产,妻子与他离婚了。“Elliot虽然有着正常的智商但是无法做出决定,特别是当决定会产生个人或者社会方面的影响时。”Damasio如是说。

那么,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呢?交谈时,Damasio观察到Elliot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情感,尽管他是这场事件的主角。高兴,沮丧,悲哀。。。都不存在。Elliot的家人证实了这一点,术后他似乎被割离了情感一般。

后来,Damasio把Elliot带到了一个测量手掌汗腺的机器上(当人们的情感有比较剧烈的变化时,肌肤会有变化,手掌的汗腺会出汗,测谎仪正是基于这样的原理而工作。)向Elliot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奇怪,惊悚的图片。但Elliot的汗腺没有任何反应。

这是一个未曾料及的现象,大家认为丧失了感性后,马车夫可以更好的驾驭马车(上一节中帕拉图的隐喻)。Damasio通过这一次经历,决定开始他自己的探索。

之后,Damasio研究了很多和Elliot行为模式相近的病人,在“笛卡尔的错误”一文中,他写到了如下的经历:

“我提出了两个可选的会面日期,两个日期是下个月里比较相近的两天。病人开始就着日历仔细的分析。经过了半个小时后,病人拒绝了两个日期,他不断的解释各种因素,并不断的分析各种无关紧要的小的细节。”

Damasio绘制了大脑的图景,对大脑复杂产出情感的部分进行了定位。尽管有很多的皮质看似参与了这项工作,但是有一个部分显得特别重要。位于眼睛后面的一块被称为眶额叶皮质的组织。如果这块组织因为肿瘤或者动脉大出血而损伤,结果都是相同的。在肿瘤被切除,或出血被止住后,病人被送回家,开始康复。但是事情开始不对劲了,病人开始表现的对什么都漠不关心。有责任心的人开始啊做不负责任的事情。平日里很稀疏平常的行为变成了一个个极其痛苦的抉择。另外,这个人的个性似乎被抹杀掉了,他们的妻子觉得在和一个陌生人同居。

这与20世纪广泛所被支持的理论是冲突的,我们大脑的进化没有使我们变得更纯粹的理性(大脑的额叶氏最后才进化出来的,而现在这部分居然有对于感情至关重要的部分。)

那么,感性部分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呢?眶额叶皮质,Elliot所失去的那部分组织,负责将本能情感融入我们的决策进程。在遇到不同的情景时,我们无法意识到的大脑的组织已经做好了事情的决策,并将这个决策通过情感对意识予以告知。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情景,而正是我们的感性帮助我们在各种情景下做选择。

当眶额叶皮质不工作后,我们失去了和感性的连接,便失去了对很多事情自然反应的能力。最直接的结果是,我们无法做出快速的决策。如果帕拉图知道了这片区域的存在,他肯定会认为这片区域是为了防止我们被感性所控制吧!

第四节待续。

时间: 04-28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赛场上的四分卫 第三节的相关文章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赛场上的四分卫 第四节

这是第一章的最后一节. 书的导言 本章第一节 本章第二节 本章第三节 制作肥皂剧是非常不易的.整个制作组都要很紧张的工作,每天都要拍摄一些新的事件.新的大转折的剧情需要被想象出来,新的剧本需要被编写,演员们需要不断的排练,每一幕都要仔细的布置场景与拍摄.对于很多的肥皂剧来说,12小时的拍摄才能产出22分钟的节目.这样高紧张的工作每周会有5天. Herb Stein已经在NBC的肥皂剧Days of Our Lives上做了25年导演.已经拍摄了5万幕场景,与数百个演员合作过.5次获得艾美奖提名.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赛场上的四分卫 第二节

本书导言翻译 本章第一节 "决定是如何做出来的",关于意识最神秘的问题之一.尽管我们时刻做着决定,但是我们没有感觉到大脑内部的一系列有关进程.NFL球探挑选候选球员的评分表中,决策力被归为"无法预测"一类,尽管这个能力是如此的重要. 不透明的意识过程引发了一堆又一堆的理论.较为流行的理论将制定决策的过程描绘为一场理性与感性的战争,而理性往往是凯旋而归的一方.从这个理论上看来,将我们与其它动物分开来的,正为这天赋的理性.决策时,我们可以忽略掉我们的感觉,并对问题仔细的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多巴胺的预言 第二节

本节阅读感言: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.我们的大脑时刻跟新着本体的预测机制. 上一节提到的喇叭,苹果汁实验可以不断的延伸扩展,在播放喇叭前用强光照射...强光照射前放置特定的图片...都可以扩展多巴胺相应的"预测能力".在事情都是按照预测发生时,多巴胺细胞受到正面响应而增加多巴胺的释放,而事情与预测相反时,他们就受到打击,减少多巴胺的释放. 大脑被设计成会对与预测不符的模式具有强烈的反应.无论是在看到与往常不同的雷达信号,还是没有获得苹果汁,大脑都能能迅速的注意到.然后产生一种强大的情感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被情感愚弄 第三节

本科论文答辩终于结束啦,一切都要继续回到正轨. 这是第三章章最后一节 书的导言 本章第二节 本章第一节 "信用卡是我的敌人."Herman Palmer这样说到.在平日,Herman是一个非常友善随和的人,但是只要谈到信用卡,他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非常差."每一天我看到大家都有同样的问题:钱包里的卡片:Visa和MasterCard." Herman在纽约布朗克斯区一家非盈利机构GreenPath担任经济顾问.他的办公室装潢极简,办公室内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玻璃罐子,里面装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被情感愚弄 第二节

本节阅读感言:我们在遭受损失后,很容易破罐子破摔,做出更糟糕的决定. 书的导言 本章第一节 情感系统的缺陷会产生很重要的影响.想一想股票市场,一个典型的随机系统的例子.短期的波动无法给未来长期的股市情况提供准确预测.股票市场的危险正在于,有时它的动看起来是可预测的,至少在短期内看起来是这样."人们如此热衷于赌博与股票,原因和能在云彩中看到史努比是一样的." 当现实与我们最初的预测有很大的不同,就会产生强烈的情感:"后悔".短期股票市场的行情突然上升引发的市场泡沫起因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多巴胺的预言 第一节

这是第二章的起始... 书的导言 1991年2月24日凌晨.第一与第二海军陆战队大批向北进入了沙特阿拉伯的沙漠地带,他们从这来进入科威特.这批军队是伊拉克入侵8个月以来,同盟国第一批进入科威特的部队.沙漠风暴行动的成败取决于他们.这些海军陆战队必须要在100个小时之内解放科威特.如果不能迅速的解决伊拉克的部队,这些部队会退缩到科威特的城市中,战争会演化为城市巷战.那样,这场战争将会要数月方能完结. 海军陆战队遭到了非常强烈的抵抗.伊拉克人在科威特部署了很强的军事力量,在沙漠地带密集部署了地雷,并

外文翻译 《How we decide》被情感愚弄 第3节

http://home.juedui100.com/user/23873684.htmlhttp://home.juedui100.com/detail/23793220.htmlhttp://home.juedui100.com/user/23793220.htmlhttp://home.juedui100.com/user/23834557.htmlhttp://home.juedui100.com/user/23823414.htmlhttp://home.juedui100.com/us

外文翻译——JavaScript Tutorial——Regular Expression——(1)

原文地址:http://javascript.info/tutorial/regexp-introduction 简介 正则表达式有非常强大的用于字符串“查找”和“替换”的功能.在JS中,它被集成在字符串方法:search, match和replace中. 正则表达式,由一个pattern(匹配规则)和flags(修饰符—可选)组成. 一个基本的正则匹配跟子串匹配一样.斜杠"/"包围的字符串可以创建一个正则表达式. 1 regexp = /att/ 2 3 str = "Sh

外文翻译——JavaScript Tutorial——Regular Expression——(2)

字符类 假设我们要在字符串中查找一个数字.不是指定的数字,而是任意数字,比如:在"Only 1"中查找"1",在"Give me a 5"中查找"5". 子串匹配可以在循环中用来查找0-9中的所有数字.但是采用正则式可以更优雅地处理这种情况. 正则式可以利用字符类代替具体的字符. 例如,正则式中用"\d"来表示任意数字.下面例子中匹配了一个数字: 1 showMatch( "I'm 5 years